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566|回复: 1

《文林四谢》说民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6-17 19:5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《文林四谢》说民师

谢燕颉

(一)

北宋元丰八年(1085),临江军新淦县(今江西省新干县)溧江乡凰山村谢民师、谢世充兄弟,随同父亲谢懋、叔父谢岐,一同进京会试,一门四人同中乙丑科焦蹈榜进士,可谓龙腾虎跃,凰翥凤翔,而让乡里光鲜异常,新淦增色不少。

凰山村,距新干县城约北向二十里,离溧江乡西向约十里。地处赣江东畔,村落京九铁路、105国道西侧。交通发达,天地开阔。

父子兄弟齐登龙虎榜的消息,震惊朝野,轰动天下,史家称为宋代“文林四谢”。文林,指文士之林。又谓众多文人聚集之处,后泛指文坛、文学界。

“文林四谢”之首当推谢民师,据《龙云集》卷二四《诸公纪赠四谢诗序》、《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总案》卷四四、《江西诗征》卷一三、《上金集》、明隆庆《临江府志》卷一○等载:

谢举廉,字民师,江西新干县溧江乡凰山村人,自幼聪慧,勤奋好学,性情温良,崇尚才学。宋元丰八年(1085)与其父懋、叔岐、弟世充为同第乙丑科进士,时称“四谢”。初官吉州司法参军,元符三年(1100),为广州推官,政和间(1111——1118),知南康军,著有《蓝溪集》(已佚),《全宋诗》收集其《西捷口号》、《浴日亭》、《戏题指纹斗牛图》和一诗句,清同治《新淦县志》卷八有传。

推官,官名。唐始置,节度使、观察使、团练使、防御使、采访处置使下皆设一员,位次于判官、掌书记,掌推勾狱讼之事,五代沿袭唐制,宋时三司下各部每部设一员,主管各案公事,诸州亦置,称军事推官。南康军,太平兴国七年(982)置,治所今星子县。

据宋曾敏行《独醒杂志》卷一载:“谢民师名举廉,新淦人,博学工词章,远近从之者尝数百人。民师于其家置讲席,每日登座讲书一通。既毕,诸生各以所疑来问,民师随问应答,未尝少倦。日办时果两盘,讲罢,诸生啜茶食果而退。东坡自岭南归,民师袖书及旧作遮谒,东坡览之,大见称赏。谓民师曰:‘子之文,正如上等紫磨黄金,须还子十七贯五百。’遂留语终日。民师著述极多,今其族摘坡语名曰《上金集》者,盖其一也。尝有稿本数册,在其婿陈良器处,予省从良器学,屡获观焉。”

谢民师知识渊博,工诗词文章,追随者甚多,学生竟达几百人之多。他在家中设立讲坛,每日上台讲学。问有所答,诲人不倦,课余还给学生提供茶果。

据《南安府志》卷之十五名宦载:“谢举廉,字民师,新喻进士。善诗,爱知苏文忠,知南康有善政,著《蓝溪集》。”

谢民师仰慕苏东坡,不仅经常有书信来往,而且还亲自到谪所儋州面见,他对苏东坡虚心请教,也关怀备至。《答谢民师论文帖》,是苏东坡表白个人文学创作见解的一篇重要文章,而《答谢民师论文帖》也已成为具有相当高,聚文物、收藏、学术、艺术价值于一体的传世尺牍。

苏东坡北归时,途经新淦,谢民师带着平日的作品去拜见他。苏东坡看后大加称赞,说他的文章如同上等紫磨黄金,因此还说要十七贯五百文交阅读费。后来其家族根据苏东坡的意思,将谢民师诸多文集之一命名为《上金集》。其它稿本数册,存放在其女婿陈良器处。“陈良器,好施食。绍兴十一年(1141),子爟为婺州武义尉,迎之官,尝同至郡,忘携食盘,行次夜梦旧友夏、吕二人者来,曰:‘连日门下奉候不见。不知乃在此。’觉而言之,方审其故,亟就邸中施焉。右四事皆陈爟说。”(见宋洪迈《夷坚志全集》)

同据《独醒杂志》卷二载:“江西自国初以来,士人未有以状元及第者。绍圣四年,何忠孺昌言始以对策居第一,里人传以为盛事。故谢民师有诗寄忠孺云:‘万里一时开骥足,百年今始破天荒。’盖记时人之语也。”

新淦何忠孺中状元后,谢民师特作诗寄去祝贺,说万里之行他已迈开千里马的第一步,千百年来他开创了‘破天荒’的记录。“破天荒”从此成为常用成语。

何忠孺初授承事郎、签书武宁军节度判官厅公事,官至工部侍郎。据《独醒杂志》卷八载:“何忠孺昌言,新淦人,绍圣四年(1130)进士第一。徽宗朝,累迁为给事中。张商英罢,蔡京复用,遂以散官出,居闲十有余年,物论归之。渊圣即位,复召用,除兵部侍郎,太子詹事。未几,金人再犯京师,二圣北狞,太子、诸王、宰职、侍从皆从,而昌言逃匿太子宫沟中,偶得不行。张邦昌僭号,因更其名。及隆佑垂帘,始欲复旧,而人言已不可掩,恚愤成疾而死。”

又据《独醒杂志》卷三载:“东坡北归至岭下,偶肩舆折杠,求竹于龙光寺。僧惠两大竿,且廷东坡饭。时寺无主僧,州郡方令往南华招请。未至,公遂留诗以寄之,诗云:‘斫得龙光竹两竿,持归岭北万人看。竹中一滴曹溪水,涨起江西十八滩。’谓赣石也。东坡至赣,留数日,将发舟,一夕江水大涨,赣石无一见。越日而至庐陵,舟中见谢民师,因谓曰:‘舟行江涨,遂不知有赣石,此吾龙光寺谶也。’民师问其故,东坡因举以诗之本末。”

苏东坡谪满回京,来到大庾岭下龙光寺落轿,讨了二两根竹竿做轿杠,寺僧还留他吃了饭,故赋诗一首,送给不在家的住持,以表感谢。说龙光寺的竹竿,我要带回去,让万人观看,因为竹竿中流出来的水,是广东省曲江县东南双峰山下曹溪的,就是一滴水也可以淹没江西十八滩赣石。六祖慧能曾在曹溪宝林寺演法,因而出名,故每一处都有引人入胜的故事,听后让人超凡脱俗。

没想到,苏东坡到了江西之后,真的一夜江水大涨,将赣石全部淹没了。到了吉安后,苏东坡在船上将所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民谢民师。还说自己并不知道真有赣石一说,结果却应了赠龙光寺诗之谶。

曾敏行(1118—1175),字达臣,号独醒道人、浮云居士、归愚老人,吉州庐陵吉水(今属江西)人,与胡铨、杨万里、谢谔相友善,以病废不能仕进,遂专意学问,亦工画草虫,著《独醒杂志》十卷,杨万里为之序,周必大、尤袤诸人为之跋。该书记录两宋轶闻,可补史传之阙。杨万里在《曾达臣挽词》中评价他:“议论千千古,胸怀一一奇。非关时弃我,不肯我干时。老鹤云间意,长松雪外姿。平生独知命,冷眼看人痴。”

(二)

谢民师的诗格调高,据宋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前集》卷第五十四宋朝杂记上宋朝杂记上、宋不著撰人(郭绍虞)《宋诗话辑佚》同载,佚名《漫叟诗话》谢举廉诗载:“谢举廉,字民师,余建中靖国中,与同寓兴国寺,诗律尤古,尝记其有《西捷口号》云:‘圣明陛下如先帝,辟国谋臣似召公。不遣毛嫱嫔漠北,只将魏尚守云中。百年境土逡巡复,万里窠巢指顾空。今日版图非昔日,玉关西有岭名葱。’章端明《西捷乞致仕》云:‘虎头壮士雪髭须,欲灭西羌更胁胡。先遣槛车传妹勒,却分裨将定天都。莫年投笔真男子,得意归田亦丈夫。饱食自惭还自责,一亳曾有报君无。’”

西捷,即北宋西夏平夏城之战大捷。北宋元祐元年(1086)夏崇宗李乾顺即位,母梁太后摄政,不断对宋用兵。绍圣四年(1097),宋哲宗赵煦在好水川修筑城防,号平夏城(今宁夏固原西南),以遏制夏军南下。次年十月,梁太后率夏军四十万进攻平夏城,连营百里,用名叫“对垒”的特造攻城器械高车,俯视城中,土填壕城,以接近城垣,并用飞石激火,昼夜强攻十四日,不能破城,夏军粮草不济,适风沙又起,攻城械具受损,梁太后被迫退兵,宋军以轻骑夜袭夏军,获大胜,并俘西夏统军嵬名阿埋、监军妹勒都逋,于是西夏上表求和。口号,古诗的标题用语,表示随口吟成,和“口占”相似;亦是颂诗的一种,多指献给皇帝的颂诗。先帝,称在位帝王已死的父亲,在此特指宋神宗赵顼。辟国,开国;建国。召公,即召康公,姓姬名奭,周文王之子,武王之弟,最初采邑在召(今陕西岐山西南),故称召公或召伯。毛嫱,春秋时期越国的绝色美女,相传为越王爱姬。《韩非子》有云:“故善毛嫱,西施之美,无益吾面,用脂泽粉黛,则倍其初。”同为“沉鱼”的原始形象,美的化身。《管子·小称》:“毛嫱、西施,天下之美人也。”嫔,指帝王的女儿出嫁。漠北,指历史上匈奴、突厥、蒙古人的活动中心,位于蒙古高原,南以戈壁为界,东大致到克鲁伦河,西以杭爱山,阿尔泰山一线。魏尚,西汉云中太守。镇守边疆,屡建奇功,誉满朝野。可是在请功时,因差六颗敌军的头颅,被下狱。不久边塞军情紧急,中郎署长冯唐谏汉文帝释放了魏尚,官复原职,立即出镇边疆。因匈奴畏惧魏尚,从此不敢再来冒犯,因此边陲又安定起来。云中,云中郡,汉置,治所在今呼和浩特托克托县古城乡古城村,唐置云州,后改曰云中郡,旋复为云州,宋曰云中府。逡巡,有所顾忌而徘徊,迟疑不敢向前的样子。窠巢,鸟兽栖身处。指顾,手指目视;指点顾盼。玉关,玉门关。葱,葱岭,西周穆天子命令御者造父驾八骏,率六师,到瑶池(今新疆昆仑山上的天池)拜会西王母,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边沿来到了一个地方,这儿没有半点沙漠的痕迹,山上长着参天的大树,地上铺满可供人食用的绿葱,穆天子问造父:“这叫什么地方?”造父灵机一动回答说:“国君,这儿叫做葱岭!”致仕,也称休致,官员退休或辞职归家,一般致仕的年龄为七十岁,有疾患则提前。官员以何官称致仕,致仕后的俸禄数目及是否朝见等待遇,与其原官品、功绩及皇帝的恩宠程度有关。端明,端明殿学士,指章楶。章楶(1027—1102),字质夫,建州浦城(今属福建)人,治平二年(1065)进士,知陈留县,历任提点湖北刑狱、成都路转运使,元佑初,以直龙图阁知庆州,哲宗时改知渭州,有边功,建中靖国元年(1102)七月,以端明殿学士除同知枢密院事,崇宁元年卒,年七十六,谥庄简,改谥庄敏,《宋史》有传,《全宋词》录其词二首。北宋杰出军事家,在西北取得的一系列胜利,彻底扭转了宋夏战争的格局。用兵战术,防守反对一味“坚壁清野”进攻,主张“筑垒加浅攻”战略上要求兵以利动,要求战争为国家利益服务。用兵是很灵活,几次浅攻后会突然来一次深入,西夏名将妹勒、阿埋(平夏城战役实际指挥者)就是因麻痹大意被宋军俘获。妹勒,即妹勒都逋,西夏监军,名将。西夏西寿统军嵬名阿埋、监军妹勒都逋,屡屡入侵宋朝,章粢了解到西寿保泰军司内部空虚,完全可以偷袭,恰恰在此时,嵬名阿埋等人以放牧牛羊为名,进入宋朝边界地区,章楶派遣大将折可适率领二千精兵,轻装前进,分路进入西夏本土,趁夜进入嵬名阿埋的卧室,生擒了二人及其全部家属,还俘虏西夏士兵三千余人、牛羊十万余头,取得了巨大胜利。阿埋,即嵬名阿埋、西夏都统军,为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之弟,善用兵,又熟习边事。梁太后重又摄政。八年三月,梁太后又点集“河内、西凉府、罗庞岭及甘、肃、瓜、沙州民,十人发九,齐赴兴州,议大举”。令都统军嵬名妹精嵬、副统军讹勃遇领兵数万进攻环庆,抄掠淮安镇,被宋朝守将张守约合诸路兵掩击,夏将败死。

《西捷口号》大意是,圣明的皇上犹如汉文帝,开国的谋臣好似周朝召康公。不再派遣美如越王爱姬毛嫱的绝色美女去出塞和蕃,而只让象守卫云中郡的汉云中太守魏尚将帅去保卫边疆。近百年来他们在边境国土上往复巡逻,使万里之外的敌酋的指望顾盼成为空想。今日祖国的版图已今非昔比,玉门关西边已有了一座大山名叫葱岭。

谢民师《戏题指纹斗牛图》云:“左者前其角,右者后其足,浼君双指螺,战此两觳觫。草长水远日悠悠,不向桑间自在休。蜗头尚可屠蛮触,壁上从今斗二牛。”

指纹,即指纹画。浼,污染。双指,即右手食指和中指。螺,指纹,有斗、箕之别。圆形为斗,条形为箕。觳觫,恐惧得发抖,恐惧颤抖的样子。桑间,桑林中。蜗,蜗牛。屠,同徒。蛮触,比喻因小事争吵的双方。《庄子·则阳》寓言:古时触氏的在蜗牛左角上,蛮氏在蜗牛右角建国,两国常为争地而战,遗尸成万。

《戏题指纹斗牛图》大意是,左边先画牛的角,右边后画牛的脚。蘸上墨沾染了您二指的指纹,画出这二牛相斗全身颤抖。青草长溪水遥日悠悠,不到桑林中去好好休息。蜗牛一样大的头却还在无缘无故地因小事相争,因为墙壁上从此有了在相斗的二只牛。

谢民师为广州推官时所作《浴日亭》云:“粕粕太阳精,浴以沧溟水。光润无纤滓,畏爱从此始。”

粕,糟粕。精,精华。沧溟,大海。纤滓,固体中的纤维,液体里下沉的杂质。光润,富有光泽,细腻光滑。畏爱,敬佩爱戴。语出《礼记·曲礼上》:“贤者狎而敬之畏而爱之。”

《浴日亭》大意是,处于混沌中的太阳焕发出精华,沐浴在苍茫的大海中。从此光彩夺目,洁净无瑕,敬畏之心油然而生。

读此可以想象,那美奂美轮、金轮神圣的太阳,浴沐在浩瀚的大海之中,也接受排污去垢的洗礼。

浴日亭,始建于唐朝,原在南海神庙旁山丘上,公元1053年重建。“扶肴之口,黄木之湾”看日出,曾被列为羊城八景之一。

苏东坡也曾在浴日亭登临观日,并写下《南海浴日亭》诗一首:“剑气峥嵘夜插天,瑞光明灭到黄湾。坐看旸谷浮金晕,遥想钱塘涌雪山。已觉苍凉苏病骨,更烦沆瀣洗衰颜。忽惊鸟动行人起,飞上千峰紫翠间。”

二人立意不尽相同,表达的心声自然不同,境界却相同,博大,高远。

(三)

北宋建中靖国元年(1101年)春,苏东坡遇赦从儋州北归,谢民师闻讯,致信苏东坡,盛情相邀,希望北归途经新淦时,勿忘泊船停留,苏东坡当然欣然复信应诺。

  新淦县尹张好古久慕苏东坡大名,早就盼望有机会一睹文豪风采。得知苏东坡北归与文友谢民师相约途中,将经新淦小憩消息后,即吩咐列队河边,夹道远迎。

正值阳春三月,南门外湄湘河段岸边站满了当地文人和百姓。晌午时分,一艘画舫由赣江缓缓驶进了湄湘河。

待画舫停泊石桥旁时,恭候多时的张好古和谢民师趋步迎上,拱手施礼,互致问候。接着张好古令侍从在船舱摆酒设宴,为苏东坡接风洗尘。

席间,宾主有礼,频频举杯,风雅极尽。酒过三巡,谢民师捧出一扎诗词文稿,请苏东坡赐教。阅后苏东坡赞叹不已:“民师诗文,自然辞达,行云流水,品之如上等紫磨金。”

张好古说:“久仰苏学士学富五车,诗文盖世,今日相见,三生有幸!卑职冒昧打扰,有劳苏学士不吝赐墨,为石桥题字,我等不胜荣幸!”谢民师非常赞同:“石桥便民出行,此乃造福百姓之举,苏学士赐字,幸甚!幸甚!”

南门大石桥,始建于元祐八年(1093),绍圣三年(1096)秋竣工。桥面宽阔,车水马龙,下有三拱,泄洪畅通,上有长亭,卫以栏楯。昔日“春夏暴溢,壅不得泄,桥辄就圮”之险状况,已得到彻底改变。

听罢张好古介绍,苏东坡感慨说:“为官一任,造福百姓,此乃天职。老夫遇赦北归,重获自由,日后为官,定当勤政勉职,施惠于民。”

苏东坡随即移船石桥中拱,提笔在石头上写下“惠政”二个大字。后又将“惠政”二字铭刻于石。“惠政桥”已列为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  

(四)

由于谢民师,苏东坡在新淦留下“惠政桥”美名和墨宝。又由于谢民师,苏东坡为天下留下了《答谢民师论文》文学高论,以及《答谢民师论文帖》书法精品。

《答谢民师论文》是苏东坡表白个人文学创作见解的一篇重要文章。其内容为答复谢民师关于写作上所提出的问题,从而表述了他对文章写作、遣词达意的见解,并以此阐明艺术传达的规律:一是“言之不文,则行而不远”;二是要“辞至于能达,则文不可胜用”。总而言之,为“文”,“达”二字。

至于写作艺术的传达,也是有条件的。那就是“使物了然于心”、“了然于口与手”。艺术要传达“行于所当行,止于所不可不止”,才能“文理自然”。说的是艺术传达要讲求方法,主张以平和的言辞来抒情达意,同时也批评了汉代扬雄“好为艰深之辞”,只在雕篆上下功夫的作法。现在看来,这些见解都是十分精当的。

而其《答谢民师论文帖》,则书法老劲,鲜有变幻,刚毅奔放,却与丰厚凝重结合,为欣赏者创设了“无意于佳乃佳”之境。“肉丰而骨劲,态浓而意澹,似欹而正,似曲而直,字形稍扁,轻重有致。”苏功坡也自言:“吾书虽不甚佳,然自出新意,不践古人,是一快也。”

《答谢民师论文》,是苏东坡于北宋元符三年(1100)所书,即苏东坡逝世前一年的五月,由儋州(海南岛)遇赦北上,九月路过广州之时。谢民师以诗文求教离开广州后,他在途径广东清远峡山寺时,写给谢民师的第二封书扎。

苏东坡在信中说:“近奉违,亟辱问讯,具审起居佳胜,感慰深矣。东坡受性刚简,学迂材下,坐废累年,不敢复齿缙绅。自还海北,见平生亲旧,惘然如隔世人,况与左右无一日之雅,而敢求交乎?数赐见临,倾盖如故,幸甚过望,不可言也。”

大意是,近来只能奉献久违了,实在不好意思接受你这么殷切问候,具体审视自己的生活情况,以及精力、体力都还好,感到慰藉很深。我天生性格刚直,头脑简单,学识迂腐,才能低下,又因坐罪而被贬谪多年,不敢再自称什么绅士风度。从海南北归后,看望了平生的亲人旧友,却心中惘然,晃如隔世之人,况且与身边左右一起,没有一天的闲雅,而敢于去追求正常交往吗?数次得你光临,特别倾心如故,幸运非常,而且大喜过望,不可言表。

“所示书教及诗赋杂文,观之熟矣。大略如行云流水,初无定质,但常行于所当行,常止于所不可不止,文理自然,姿态横生。孔子曰:‘言之不文,行而不远。’又曰:‘辞达而已矣。’夫言止于达意,即疑若不文,是大不然。求物之妙,如系风捕影,能使是物了然于心者,盖千万人而不一遇也。而况能使了然于口与手者乎?是之谓辞达。辞至于能达,则文不可胜用矣。”

你所书写的理论文章以及诗、赋、杂文,现都已看熟透了。大略印象,犹如天上行云和江河流水,起初虽然没有固定的实质性问题,但是能常行走于所应当中行走,亦常中止于所不可中而止步,文理通顺而自然,千姿百态,妙趣横生。孔子说:“言辞如果没有文采,就不能流传很远。”又说:“言辞达意就行了。”言辞中止于表达了意思,即怀疑似无文采,却完全不是这样的。追求事物的奥妙,如系捕风捉影,能够使这个事物完完全全使人心中明白者,大概上千万人中也难得遇上一个。而且何况能使人从内心明白,又能通过语言表白,并与行为实践者吗?这可谓是辞能达意。言辞能完全充分表达,则文章就有不可超越其实用价值了。

“扬雄好为艰深之词,以文浅易之说,若正言之,则人人知之矣。此正所谓雕虫篆刻者,其《太玄》、《法言》皆是类也。而独悔于赋,何哉?终身雕虫,而独变其音节,便谓之经,可乎?屈原作《离骚经》,盖风雅之再变者,虽与日月争光可也。可以其似赋而谓之雕虫乎?使贾谊见孔子,升堂有余矣。而乃以赋鄙之,至与司马相如同科!雄之陋,如此比者甚众。可与知者道,难与俗人言也。因论文偶及之耳。”

扬雄喜欢运用难于理解的深奥词语,认为文章太浅显而易懂的说法,如若正确言说,则是人人都知道了。这正是所谓雕刻虫篆字体的,他的《太玄》、《法言》,都是此类作品。而他唯独后悔的是作赋,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他终身从事雕虫篆字,而唯独只改变改变其音节,便谓之为经典,这可以吗?屈原所作《离骚经》,大概却是风骚典雅的再度演变,虽然如此,可与日月争光了。可以其好似是赋,而谓之为雕虫篆字吗?假使贾谊去见孔子,则登堂入室,绰绰有余了。然而以赋鄙视他,以至于与司马相如属于同一类!扬雄的荒谬,如此可比的就甚多。可以与有智慧者进行讨论,而很难与庸俗之人言说啊。因为讨论文章而偶而触及这些。

“欧阳文忠言:‘文章如精金美玉,市有定价,非人所能以口舌定贵贱也。’纷纷多言,岂能有益于左右,愧悚不已。”

欧阳修说:“文章如真金美玉,市场上才有其一定价值,并非凭能说会道可以嘴巴来评定其贵贱。”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,岂能有裨益于身边的人,感到惭愧恐惧不已。

“所须惠力‘法雨堂’字。东坡本不善作大字,强作终不佳,又舟中局迫难写,未能如教。然东坡方过临江,当往游焉。或僧欲有所记录,当作数句留院中,慰左右念亲之意。今日已至峡山寺,少留即去,愈远。惟万万以时自爱。”

所索要的海宁硖石西山南麓惠力寺“法雨堂”三字,我本不善于书写大字,强行所书终归不太好,又因舟船中受到场所局限而难于书写,故未能如你所愿。然而我刚过临江军,当前往游览。或许僧人想有所纪念,定当会作数语留在寺院之中,以慰藉大家思念亲人之意。今日已到峡山寺,稍停片刻即将离去,就越走越远了。惟一希望你万万要时时自我珍爱。

在此,苏东坡主要阐述关于文学创作经验的二个问题。一是提倡“文理自然”,即内容要淳朴、明了,境界要幽雅、醇厚,情趣要静谧、宜人,手法要清新、传神;文学创作要源于生活,又要高于生活,以追求文学创作的美感,艺术的最高境界,并反对华艳不实,以及“好为艰深之辞”的文风。二是赞成“辞达”,即首先如孔了所言,辞能达意,再在此基础上,在准确揭示客观事物特征的同时,充分表达作者的思想情感;文学创作要反对刻板、僵硬。

(五)

谢民师对苏东坡仰慕已久,在知南康军时,一得知苏东坡因“乌台诗案”遭到沉重打击而消极颓废时,恰逢时值金秋,枫红菊黄,他触景生情,便将苏东坡“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”的诗句,改成“来年好景君须记,还是橙黄橘绿时”,并附上短信,一并寄给素昧平生的苏东坡。

苏东坡收到此信后,即领悟了个中情由,进而击掌叹息,因而一扫阴霾晦气,连道:“难得,难得!”于是当即就回了一信:“某启。辱手简,不吝赐教,备增感慰。某谪居粗遣,废弃之人,每自嫌鄙,况于他人。近稍能饮,不烦念及,未缘会见,万万以时自爱。”

人在最困难的时刻,能得到别人的宽慰和支持,是在雪中送炭,是旱逢及时雨。从此,他们之间书信不断。除了相互问候外,还互赠诗文,共叙友情。

宋绍圣四年(109),朝廷以“讥刺先朝”再度将苏东坡贬谪南荒儋州(今海南岛),此为苏东坡晚年最为凄惨的遭遇。此前苏东坡的红颜知己、爱妾、晚年唯一伴侣即已病逝惠州,今又遭逢新的打击,这使得苏东坡悲痛欲绝。由此他抱着此去无回、必客死他乡的沉痛心情来到儋州。

苏东坡的重重不幸遭遇,使得在广州任推官的谢民师,深感忧虑和不安。以致每天早晚烧香拜佛,祈求苏东坡逢凶化吉,早脱灾难。谢民师更想和苏东坡见上一面,给予安慰。通过多方努力,终于如愿,他在儋州面谒了仰慕已久的苏东坡。两人一见如故,促膝长谈,从此成为莫逆之交。

苏东坡在危难之际,为有这样的知己,自然不胜感慨,也就从此心有慰籍。这种心情从他给谢民师的多封回信中,可略知一二。如在《与谢民师推官之一》中说:“某启。衰病枯槁,百念已忘,缁衣之心,尚余此耳。蒙不鄙弃,赠以瑰玮,藏之巾笥,永以为好。今日遂行,不果走别,愧负千万,谨奉手启代违。”

几年下来,谢民师与苏东坡的友谊与日俱增,从互通书信,嘘寒问暖,到谈诗论文,切磋文法,彼此交流创作体会,成为推心置腹的文友。

那著名的《答谢民师书》,是苏东坡与谢民师之间真挚友情的充分表露。既表达了苏东坡对谢民师文学才识的推崇,也表达了苏东坡对文学创作特殊规律的总结和大胆探索,还体现了他那“行云流水,初无定质,但常行于所当行,常止于所不可不止,文理自然,姿态横生”的自然奔放的艺术风格。这封信,在苏东坡一生文学创作中,乃至中国古代文学史上,均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

谢民师与父亲、叔父、弟弟中同科进士,一喜;交上苏东坡这个大文豪朋友,诗文又被苏东坡喻为“紫磨黄金”,二喜;让苏东坡给家乡留下“惠政桥”名胜古迹,三喜;通过双方互动,让苏东坡创作了《答谢民师论文帖》文章、书法的千古名篇精品,四喜。

使无见树,宛如大树之影;

颇有见地,好似大地之山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