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3379|回复: 3

李公佐《谢小娥传》注析 -谢燕颉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5-24 09:5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谢小娥活动路线图.jpg
李公佐《谢小娥传》注析
谢燕颉
(一)
原文:
小娥姓谢氏,豫章人,估客女也。生八岁丧母,嫁历阳侠士段居贞。居贞负气重义,交游豪俊。小娥父畜巨产,隐名商贾间,常与段婿同舟货,往来江湖。时小娥年十四,始及笄,父与夫俱为盗所杀,尽掠金帛。段之弟兄,谢之生侄,与童仆辈数十悉沉于江。小娥亦伤胸折足,漂流水中,为他船所获。经夕而活。因流转乞食至上元县,依妙果寺尼净悟之室。初父之死也,小娥梦父谓曰:“杀我者,车中猴,门东草。”又数日,复梦其夫谓曰:“杀我者,禾中走,一日夫。”小娥不自解悟,常书此语,广求智者辨之,历年不能得。
注释:
豫章,郡名,也称洪州,约辖今江西修水,锦水流域,和南昌、丰城、进贤等地区,州治在今南昌市。估客,行商,长途贩运商人。历阳,郡名,也称和州,约辖今安徽和县,含山等地区,州治在今和县。负气,凭恃意气,不肯屈居人下。货,买进,卖出;货殖,经商。及笄,到了戴簪子的时候。“笄”,簪子。古时女子十五岁为“及笄”,这时要举行一种仪式,把披垂的头发梳上去,可以插簪子了,表示已经成年了。生,后生。上元县,又叫“金陵”,今江苏南京市。妙果寺,在南京周园。
译文:
小娥,姓谢,豫章(今南昌)人,行商之女。生活到八岁时即丧母,嫁与历阳(今安徽和县)侠士段居贞。段居贞不肯屈居人下,为人重义气,爱结交往豪杰俊士。小娥的父亲积蓄有巨额家产,在商贾中隐蔽真实姓名,经常与段家女婿一同用船贩运货物,往来于江湖上。
当时小娥才十四岁,刚插上簪子表示已成熟,父亲与丈夫就均被盗贼杀害,并将金银钱财掠夺一空。段家的众多弟兄,谢家的后生侄子,以及随行小厮、仆人一共几十个全都被沉没江中。这伙剧盗的确非同小可,集团化,协约化,且人数不少,智勇双全,才敢在侠士及其兄弟头上动手。
谢小娥极力搏斗,被击伤了前胸,打折了腿脚,踢落在江中,随波漂流,有幸被其它船只所获而得救。经过一天后,还活了过来。因而一直流落在外,讨饭度日,辗转来到上元县(今南京),依身在妙果寺尼姑净悟那里。
当初父亲刚死时,小娥就梦见父亲对她说:“杀我者,车中猴,门东草。”过了几日,又梦见丈夫对她说:“杀我者,禾中走,一日夫。”但是小娥却不能自已理解领悟是什么人,常常将所写下的这些话,到处请求博学多才者给予帮助,以辨别其中的意思,但是多年来却不能得到合理的解释。
评析:
豫章谢氏,主要分布在南昌市青山湖区的罗谢村、谢家村、南镇谢村、蒋巷镇谢村,南昌县的前谢、后谢、昌东镇,以及新建县,进贤县,安义县等处。
谢小娥的父亲,在明王夫之《龙舟会》中,叫做谢皇恩;又有人说叫谢全,孰真孰假,待考。谢小娥的父亲是个神秘人物,家财巨富却埋名隐姓,深藏于江湖之中。其女婿段居贞,在《龙舟会》中叫段不降。既然是个侠士,也行为神秘。谢小娥也如此,虽有亲属,但落难后既不请他们帮忙报仇,报仇后不去投靠,毅然出家,其中也定有隐情。
谢小娥八岁丧母,父亲也未再娶。自己十四岁就结婚了,少年早婚。丈夫能跟岳父一齐经商,翁婿关系很是融洽。娘家、夫家几十口人几乎全部罹难,自己也身负重伤,落水得救,大难不死,从此孑然一身,吃尽人间悲苦。身负重伤却能不死,说明她熟悉水性,应是从小就跟在父亲身边,生活在船上,身体素质也很好。
流落到南京所栖身的尼庵妙果寺,并非虚构。据清光绪《溧水县志》卷二十记载:“妙果寺,东三十五里处现周园景区内,唐时建,康熙十三年重修。”周园,位于南京市溧水区白马镇。
不论是“车中猴,门东草”,还是“禾中走,一日夫”,都是非常深奥的隐语,常人是难于破解的。真的是父亲和丈夫托梦所言,还是睿智的知情人的暗中指点,只有谢小娥心中清楚。
原文:  
至元和八年春,余罢江西从事,扁舟东下,淹泊建业。登瓦官寺阁,有僧齐物者,重贤好学,与余善,因告余曰:“有孀妇名小娥者,每来寺中,示我十二字谜语,某不能辨。”余遂请齐公书于纸,乃凭槛书空,凝思默虑,坐客未倦,了悟其文。令寺童疾召小娥前至,询访其由。小娥呜咽良久,乃曰:“我父及夫,皆为贼所杀。迩后尝梦父告曰:‘杀我者车中猴,门东草。’又梦夫告曰:‘杀我者,禾中走,一日夫。’岁久无人悟之。”余曰:“若然者,吾审详矣,杀汝父是申兰,杀汝夫是申春。且‘车中猴’,车字去上下各一画,是‘申’字,又申属猴,故曰‘车中猴’;‘草’下有‘门’,‘门’中有东,乃兰字也;又‘禾中走’,是穿田过,亦是‘申’字也。‘一日夫’者,‘夫’上更一画,下有日,是‘春’字也。杀汝父是申兰,杀汝夫是申春,足可明矣。”小娥恸哭再拜,书“申兰、申春”四字于衣中,誓将访杀二贼,以复其冤。娥因问余姓氏官族,垂涕而去。  
注释:
江西,唐时“江南西道”的简称,在今江西省境。从事,节度使或采访使判官。建业,今江苏南京市。瓦官寺,位于南京凤凰台。东晋兴宁二年(364),因慧力之奏请乃诏令施舍陶官之旧地以建寺,掘地得古瓦棺,因称瓦官寺。瓦官寺建于东晋兴宁二年(364),原为官府管理陶业之处,寺因而得名。孀妇,寡妇。书空,用手指在空中比划着写字。了悟,领悟,明白。迩,近、不久。若然,如果这样。车中猴,繁体的“车”字上下各去一划即为“申”字,而申属猴。门东草,繁体的“兰”字为“草”字头而下有“门”字,门字中有繁体“东”字,是古“兰”字。禾中走,禾种在田里,在田中走,就是“申”字。一日夫,在“日”字上加上“一”字和“夫”字即是“春”字。
译文:
时至元和八年(813)春,我从江西从事的职位上罢官后,乘船东下,飘泊到了建业(南京)。得闲登上瓦官寺升元阁,有僧人齐物,因敬重贤能,也爱好学习,帮与我交好,因而他告诉我说:“有一个名小娥的寡妇,经常来到寺中,曾经给我出示过十二个字的谜语,我不能辨别出什么。”于是我就请齐物将它写在纸上,这样我就身体靠在门槛上,还用手指在空中比画着,凝神静志,沉思深想,当座上的客人还未感到疲倦,我就已经完全领悟了其中的含义。我就让寺中的小和尚赶快去找小娥前来,以询问她访查的原委。
在小娥呜咽良久后,终于说:“我父亲以及我丈夫,皆为贼人杀害。此事不久后曾梦见父亲告诉我说:‘杀我的人,是车中猴,门东草。’接着又梦见丈夫告诉我说:‘杀我的人,是禾中走,一日夫。’年岁已久却无人能领悟。”我说:“如若是这样,我已经审查清楚了,杀害你父亲的是‘申兰’,而杀你丈夫是‘申春’。先说‘车中猴’,车字去掉上下各一画,即是‘申’字,又申属猴,所以说是‘车中猴’;‘草’下有‘门’,‘门’中有东,就是‘兰’字;又‘禾中走’,就是穿田而过,也是‘申’字。‘一日夫’,‘夫’上加一画,下有‘日’字,即是‘春’字。因而说杀害你父亲的是‘申兰’,杀害你丈夫是‘申春’,这完全明确了。”
小娥听后大声恸哭,又一次次再行拜谢,将书写的“申兰、申春”四个字,紧紧缝在衣裳中,发誓一定要查得个水落石出并杀掉这二个贼人,以报深冤。小娥又仔细问明了我的姓氏、官职以及家族后,才垂泪告别而去。  
评析:
谢小娥父亲、丈夫遇害时间,发生在元和八年(813)春之前。假设谢小娥是在出嫁后不久才全家罹难的,又假设三年后才遇到李公佐的,那么应发生在元和六年(811)。元和八年(813)谢小娥已十四岁,那么她应出生于贞元十四年(798)。但也有人推算她生于建中三年(782),于贞元十一年(795)出嫁,当然也有他的道理。
瓦官寺也非虚构,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刹,香火一直非常旺盛,当年升元阁高二十四丈,何等气派。这里曾藏有“三绝”,即狮子国(今斯里兰卡)所赠送的玉佛像、东晋雕塑家戴逵用其所创造的干漆夹紵塑造的五方佛像、顾恺之的《维摩诘示疾图》壁画。东晋兴宁二年(364),因慧力的奏请,诏令布施河内陶官旧地以建寺,故称瓦官寺。不久,慧力另建一塔。竺法汰驻锡时,更在规模开拓堂宇,兴建重门,奉勒讲《放光经》,当时晋简文帝也亲临听讲,王侯公卿云集,寺名因而大盛;竺僧敷、竺道一、支遁林等人来此驻锡,盛开讲席。太元二十一年(396)七月,曾遭火灾,堂塔尽付灰烬。晋孝武帝敕令兴复,并安置戴安道所造的佛像五尊、顾长康所画的维摩像及师子国所献玉像。元熙元年(419),又于寺内铸造丈六释迦像。后唐升元元年(937),改称升元寺。宋太平兴国年间(976983),改名崇胜寺。此寺因顾恺之所画维摩诘像为之成名;此处有异鸟飞临,而筑的凤凰台;此地也是天台宗的祖庭。时至明初才完全荒废。寺基的一部分成为明朝魏公徐达的族园,另一部分则成为骁骑的卫仓。
齐物是一位热心肠的僧人,他热心帮助一个落难的弱女子。罢官士人李公佐也是热心肠的人,要解开这个字谜,并非易事,甚至要绞尽脑汁、挖空心思,并非李公佐自己说的那样轻松。好在这二人贼人同姓,因二字关联,互为启发,才能豁然开朗,让谢小娥报仇有望。
原文:
尔后小娥便为男子服,佣保于江湖间,岁余,至浔阳郡,见竹户上有纸榜子,云召佣者。小娥乃应召诣门,问其主,乃申兰也。兰引归,娥心愤貌顺,在兰左右,甚见亲爱。金帛出入之数,无不委娥。已二岁余,竟不知娥之女人也。
注释:
佣保,旧称佣工,如酒保;这里也作动词用,是做雇工的意思。浔阳郡,也称江州,约辖今江西都昌、德安两县以北地区,州治在今九江市。榜子,即奏折;名帖,名片;告示,启事。宋孔平仲《孔氏谈苑·奏事非表状谓之榜子》:“唐人奏事非表非状者,谓之榜子,亦曰録子,今谓之札子。唐人用于奏事、通谒。”委,托付、委托。先是,早一些时候。
译文:
从此以后,小娥便穿上了男子的衣服,做佣工于江湖之间,一年多后,她只身来到浔阳郡(今九江),看见竹帘上贴有纸写告示,说是要招收佣人。于是小娥上门应召,一问招工的主人,竟然是申兰。
申兰见后将她引领进门,此时小娥心中非常愤怒,却装做非常和顺的样子,在申兰的左右,也表现得甚非常热情可爱。从此全家金钱的出入数目,无不委托于小娥。这已有二年多了,也竟然不知道小娥是个女人。
评析:
谢小娥女扮男装,千里迢迢,从南京来到九江,花了一年的时间,应该是到了元和九年(814)。机缘巧合,让她有幸进入申兰之家。她忍辱负重,小心应对,才取得了申兰全家绝对的信任。过了二年,应是元和十一年(816)。可见谢小娥心细如丝,心坚似铁,体质良好,象个男人。
人海茫茫,天网恢恢。要找到这伙强盗真如大海捞针,工夫不负有心人。她千里迢迢到九江,一是纯属偶然;二是事发离此不远;三是听到消息使然。
原文:
先是谢氏之金宝锦绣,衣物器具,悉掠在兰家。小娥每执旧物,未尝不暗泣移时。兰与春,宗昆弟也,时春一家住大江北独树浦,与兰往来密洽。兰与春同去经月,多获财帛而归。每留娥与兰妻兰氏同守家室,酒肉衣服,给娥甚丰。或一日,春携文鲤兼酒诣兰,娥私叹曰:“李君精悟玄鉴,皆符梦言,此乃天启其心,志将就矣。”是夕,兰与春会,群贼毕至,酣饮。暨诸凶既去,春沉醉,卧于内室,兰亦露寝于庭。小娥潜锁春于内,抽佩刀,先断兰首,呼号邻人并至。春擒于内,兰死于外,获赃收货,数至千万。初,兰、春有党数十,暗记其名,悉擒就戮。时浔阳太守张公,善娥节行,为具其事上旌表,乃得免死。时元和十二年夏岁也。  
注释:
独树浦,今江苏连云港新浦。移时,一会,历一段时间(一般其时间不长)。宗昆弟,同族兄弟、堂兄弟。大江,指长江。密洽,密切融洽。财帛,财宝与布帛。文鲤,鲤鱼。因鲤鱼的鳞有黑文,故名。玄鉴,神妙的判断。就,接近,实现愿望。暨,及,到,至。旌表,旧社会官府为“忠孝节义”的人所建牌坊、所挂匾额,以示表扬,叫做“旌表”。
译文:
开始她发现谢家的金银财宝以及锦绣布料,衣服物品器具等,皆全部劫掠藏在申兰家里。小娥每拿起这些家中旧物,不曾不暗中哭泣一会。
申兰与申春,是族兄弟,当时申春一家住长江北的独树浦,但与申兰的往来还很密切而融洽。申兰与申春一旦一同出去几个月,大多能掠得财宝布匹而归。每次出去都留下小娥与申兰之妻兰氏一同看守家门,这样也会送给小娥很多酒肉和衣服。
有一天,申春又提着鲤鱼和米酒来造访申兰,小娥暗中赞叹说:“李先生领悟精确,神妙判断,全都符合梦中所言,这是上天在启迪其心,我的大志将要成就了。”
当晚,申兰与申春相会之际,还让所有的贼人全部都来了,大家开怀畅饮。当其他贼人离去以后,申春也正沉醉,睡在内室中,申兰露宿在庭院。
小娥悄悄将申春锁在里面,抽出佩刀,先用劲砍断了申兰头颅,然后才大声呼号,此时邻居一并来到。申春也就被擒于内室,申兰已死于外面,所获赃物钱币,数量上千上万。开初,淖娥已将申兰、申春一齐的所有匪徒数十人,暗中记住了其姓名,今天也被全部被擒获,只准备引颈就戮了。
当时浔阳太守张公,盛赞小娥的气节和孝行,为其出具了事迹奏章,以上奏朝廷,并请求给予旌表,于是谢小娥得到了免死牌。时为元和十二年(817)的夏天。  
评析:
申春的家住海州独树浦,即今连云港新浦,这离申兰家浔阳(九江)有一千六百多里,倒也不是无名小地方,白居易诗《独树浦雨夜寄李六郎中》曾提到过,陆游在《南唐书·胡则传》说:“使者至独树浦,大风断渡。”李焘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卷十七:“上(宋太祖)闻江州城垂破,遣使持诏赐翰,禁止杀戮。使者至独树浦,值大风不能渡,比至,城已屠矣。”据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二十二南直四载:“海州府北三百七十里。东至海岸二十八里,西南至凤阳府泗州五百四十里,西至徐州四百八十里,西北至山东沂州二百二十里,北至山东莒州四百七十二里。”“蔷薇河州治西一里。东北通海,西北通赣榆,南通新坝,直抵淮阴,内接市河入州城,先时漕运繇此入淮,北场盐课亦从此达安东。后以潮汐往来,旋浚旋塞。《志》云:河源出州西北百里之羽山,过州北八里独树浦,达石湫河,其石湫河在州南二十里。旧时州境之水,多汇于此以达海云。”
申兰、申春并不住在一起,谢小娥很难找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。天赐良机,贼人的天生日子已满,于是这些狐朋狗党终于汇集一起。谢小娥觑准时机,当机立断,见机行事,一举收拾了这群蟊贼。谢小娥不愧是豪杰之女,侠士之妻。她只身一人,手刃强盗,智擒群贼,不是巾帼英雄,也是奇世侠女。
浔阳太守张公为她请求朝廷给予免死,还请求给予旌表。旌表,一般是修建牌坊。看来是上级并没有申报批准。那些被强盗打劫的财产,是否充公还是归还?归还的财产她是怎样处理?待考。
张公是何许人?而《新唐书》说是张锡。可以明确地说,绝对不是那个“字奉孝,清河东武城人”曾任“绛州刺史”,二度为相,殁于开元十四年的那个张锡。也不有人说的那个元和九年(814)甲午科状元及第张又新,他于会昌二年(842),才任江州刺史。有人说叫浔阳太守张谦,却无考。又有人还提到,当时的江州刺史是钱为宝,曾将浔阳张太守的上疏上奏朝廷的。钱为宝,又是何许人?无考。我们只知道,白居易曾于元和十二年(817)任江州(今江西九江)司马,曾在九江写下了脍炙人口的《琵琶行》名篇。
原文:
复父夫之仇毕,归本里,见亲属。里中豪族争求聘,娥誓心不嫁,遂剪发披褐,访道于牛头山,师事大士尼蒋律师。娥志坚行苦,霜春雨薪,不倦筋力。十三年四月,始受具戒于泗州开元寺,竟以小娥为法号,不忘本也。  
注释:
本里,自己的乡里。披褐,穿褐色衣服。“褐”,粗布或粗布衣服。牛头山,位于南京市西南,地处江宁区,又称牛首山。因双峰角立,形如牛首,故名牛首山。相传东晋初欲立阙,丞相王导指牛头山为天阙,故又名天阙山,峰峦起伏,怪石嶙峋,佛窟寺有七藏经画,一佛经、二道书、三佛经史、四俗经史、五医方图符。大士,佛教称佛和菩萨,如观音大士;对高僧的敬称。尼,尼姑。将,连同,和、与。律师,善解戒律者之称,又作持律师、律者。霜春雨薪,在霜雪中春米,在风雨中打柴。筋力,筋骨之力。具戒,就是“具足戒”,佛家名词,意思是具足圆满的戒律。泗州,北周末改安州为泗州,治宿豫(今江苏宿迁东南)。法号,和尚出家受戒时,由师父给起的名号。
译文:
报了父亲和丈夫的深仇大恨以后,她回到家乡,见到了自己的亲属。乡中的大族人家争相求聘,但是小娥却发誓终生不嫁,于是剪掉了头发,穿上了粗布短衣,上牛头山求仙访道去了,她拜律宗尼姑蒋律师为师。
小娥在这里意志坚强能吃苦,在风雨中也去打柴,好象不知疲倦,筋骨非常有力。元和十三年(818)四月,开始受戒于泗州开元寺,竟仍以“小娥”为法号,表示不忘其本。  
评析:谢小娥报仇雪恨以后,回到了家乡见到了亲属。那么她的亲属是些什么人呢?不得而知。娘家、婆家情况又如何?均不得而知。
乡人争相求聘,说明她年纪尚小。但是她凡心已灭,决心出家。先是又跋涉千里,去了南京的牛头山,拜蒋姓尼姑为师。牛头山,也是个名寺,不是虚构的,是为“牛头宗”的诞生地。牛头宗,其法系传承始于法融大师,其后为智岩、慧方、法持、智威、慧忠。唐贞观十七年(643),法融曾在牛头山下佛窟寺创立别室,故后人将法融一系的禅学称之为“牛头禅”。法融在此居住八年,精研七藏。
自从唐代律祖、南山大师道宣开创了律宗,以培养专门传授戒法的僧家人材——“律师”。蒋姓尼姑既称律师,自然善解戒律,谢小娥在她那里做了苦行僧尼。因虔诚而能吃得苦,一年后,也就是元和十三年(818)四月,她就获准到泗州开元寺正式受戒。
开元寺,也非虚构,是座佛教古刹,只可惜早已随同古泗州一起,淹没在洪泽湖中。唐开元年间,泗州已迁移临淮(今泗洪东南,盱眙对岸,即在洪泽湖水下)。明清时期,泗州城又屡遭洪水淹没,到康熙年间,全部陷入洪泽湖,乃寄治盱眙。乾隆时期才移治今泗县。唐白居易《大唐泗州开元寺明远大师塔碑铭序》:“元和元年,(806)众请充当寺上座。明年,官补为本州僧正。”这位明远大师,“与郡守苏遇等谋于沙湖西隙地创避水僧坊”、“植松杉楠柽桧一万本。由是僧与民无垫溺患”。
僧人出家的目的,就是为了学法。学习究竟无上的佛法,达到人生的解脱彼岸,以度化众生。既然是学法,那么必然就需要有个有别于世俗的名字。然而小娥的法号仍然是“小娥”,却令人费解。 
原文:
其年夏月,余始归长安,途经泗滨,过善义寺,谒大德尼令操。见新戒者数十,净发鲜帔,威仪雍容,列侍师之左右。中有一尼问师曰:“此官岂非洪州李判官二十三郎者乎?”师曰:“然。”曰:“使我获报家仇,得雪冤耻,是判官恩德也。”顾余悲泣。余不之识,询访其由。娥对曰:“某名小娥,顷乞食孀妇也。判官时为辨申兰、申春二贼名字,岂不忆念乎?”余曰:“初不相记,今即悟也。”娥因泣。具写记申兰、申春,复父夫之仇,志愿粗毕,经营终始艰苦之状。小娥又谓余曰:“报判官恩,当有日矣,岂徒然哉。”  
注释:
泗滨,泛指古泗水河流域,不是单指今天的泗水。善义寺,河南开封,分男寺、女寺。唐左补阙赵郡李华《大唐东都大圣善寺故中天竺国善无畏三藏和尚碑铭并序》:“贞元十一年。岁次乙亥。四月戊戌朔。十七日甲寅建。乾元元年。郭令公奏。塔院为广化寺。专捡校。当寺弟子上座僧。善义寺主僧光秀。都维那僧志满弟子前上座惠照。昙真。寺主如璋。坚固典座。道岌。扶风马瞻河东屈贲刻字。”大德,大功德;大恩。品德高尚。德行高尚的人。尼,尼姑。大德尼,是对年高有道、德守戒律的尼姑的尊称。威仪,威严的态度。谓起居动作皆有威德有仪则。即习称之行、住、坐、卧四威仪。一个修道者的风姿,在举止言谈中皆可表露无遗,走路时,要如风一样迅速无声,不弯曲,直走;坐下来时,要如钟一样平稳、庄严;站立的时候,要如松树般笔直;睡觉时,睡姿要以吉祥式的右胁而卧,像把弓。雍容,形容仪态温文大方;舒缓;从容不迫。判官,唐代节度,采访等使的属官。经营,经历。徒然,仅仅如此;无缘无故;凭白无故;偶然;枉然;白白地。 
译文:
元和十三年(818)夏天,我开始返回长安,途经泗滨(泗水流域),经过善义寺,造访高尼令操。看见新受戒者竟有数十人之多,她们剃光了头发,穿上了鲜艳的袈裟帔,仪态严肃,却雍容大方,整齐地列立在师傅的左右。
其中有一个尼姑问她师傅说:“这个长官岂不是洪州的李判官二十三郎吗?”师傅说:“对。”她说:“使我得以报了家仇,雪去冤屈耻辱,是李判官的大恩德。”她看着我在悲伤地哭泣。开初我不认识,询问了其中原由。
小娥对我说:“我叫小娥,不久之前那个讨饭的寡妇。判官当时还为我分辨出申兰、申春二个贼人的名字,难道不记得了吗?”我说:“开初不记得,现在立即回忆起来了。”
小娥因而又哭泣起来。她详细具体地写下了怎样记住申兰、申春的名字,再去报父亲丈夫之仇,志向愿望已粗略完毕,以及经过终始艰苦的情况。小娥又对我说:“报答判官的大恩,应当有日了,岂能白白地就这样。”  
评析:
李公佐于元和十三年被诏归长安,再度在泗水流域善义寺遇见受戒的谢小娥。这是谢小娥二度受戒,或是提高修行层次。善义寺届非虚构,然而今在何处,也已象开元寺一样,已湮入在洪泽湖中。
高尼令操也是性情中人,也与李公佐有交往。李公佐活跃在佛教场所,说明他是个虔诚的慕道友。
“大恩不言谢”,谢小娥对李公佐的大恩耿耿于怀,说明她有一颗感恩的心。 
原文:
嗟乎!余能辨二盗之姓名,小娥又能竟复父夫之仇冤,神道不昧,昭然可知。小娥厚貌深辞,聪敏端特,炼指跛足,誓求真如。爰自入道,衣无絮帛,斋无盐酪;非律仪禅理,口无所言。后数日,告我归牛头山。扁舟泛淮,云游南国,不复再遇。君子曰:誓志不舍,复父夫之仇,节也;佣保杂处,不知女人,贞也。女子之行,唯贞与节,能终始全之而已,如小娥,足以儆天下逆道乱常之心,足以观天下贞夫孝妇之节。余备详前事,发明隐文,暗与冥会,符于人心。知善不录,非《春秋》之义也,故作传以旌美之。
注释:嗟乎,感叹词,相当于“唉”。不昧,不忘;不晦暗,明亮;不损坏;不湮灭。昭然,很显明。厚貌,厚貌深情,外貌厚道而深藏其思想感情,不流露于外表或言辞。厚貌深文,外貌厚道,内心不可捉摸。端特,性情正直而具有杰出的才能。炼指,用火烧毁自己的手指来供佛。跛足,指有意识地把脚弄残废了。都是古时僧尼的苦行之一。真如,佛教名词。意思是真体实性而永世不变的真理。律仪禅理,律仪,指佛教戒律。禅理,佛教思惟静虑的修行之道。爰,于是。絮帛,棉絮与布帛,泛指轻暖之御寒物品。云游,和尚、尼姑到处游历,没有一定的行踪。杂处,混杂而居;共处。儆,使人警醒,不犯过错。乱常,违反伦常。隐文,隐语,犹如说哑谜。《春秋》,古时五经之一,是孔子根据鲁史写成的一部史书。古人认为《春秋》每一字句,都含有褒善贬恶的用意,所以这里说:“知善不录,非《春秋》之义。旌美,表彰美德。 
译文:
叹!我能辨别出二盗贼的姓名,小娥又能报了杀父亲害夫的深仇大恨,看来神鬼魂灵并不昧心,可知天理昭然若揭。小娥容貌厚朴而言辞却是深刻,聪明敏捷,端庄杰出,又敢烧炼手指,弄跛腿脚,还发誓要追求真体实性,那永世不变的真理。于是自愿遁入空门,所穿的衣服竟然没棉絮绸缎,吃的斋食也没有食盐奶酪;不是有关戒律礼仪参禅道理,口中没有什么话说。此后数日,她告诉我要回牛头山。我也又乘船泛游江淮,云游江南,不能再相见了。君子说,誓志不放弃,报父亲丈夫之仇,为节;作佣工混杂而居,忘掉自己是女人,为贞。女子言行,只有贞与节,能终始如一,坚持不懈而已的,有如小娥,这足以儆戒天下逆天道乱纲常之心,也足以看到天下忠贞于丈夫,孝敬父母之节。我详细记述前事,启迪涵义,暗中正与冥报相通,也符合于人心。明知善举不记录,不是孔子《春秋》大义,所以作此传,以表彰大大美事。
评析:
谢小娥在长江某处全家遇难,讨饭来到南京妙果寺,在南京瓦官寺遇到了李公佐,回妙果寺后前往浔阳郡寻找仇人,报仇后上南京牛头山出家为尼,曾往泗州开元寺受戒,又往泗滨善元寺再次受戒时再遇李公佐,不久又回到牛头山修行。
从此谢小娥这个富商千金,大家闺秀,开始了苦行僧尼的生活。残指伤脚,粗衣素食,凝神缄口。回到牛头山蒋律师处,青灯黄卷,了却一生。谢小娥甚为贞节楷模,孝义典型。巾帼英雄,千年称颂。
李公佐认定举头三尺有神明,轮回报应,丝毫不爽。神鬼灵异事情,古今中外,概难免之。据《折狱奇闻》“兵家子残杀樊烈妇,刘县令重审旧冤案”一文载,康熙三十一年四月二十四日,襄城寡妇樊廷柱之妻张氏,被行伍子弟王荆州、王习武逼奸杀害。因为都司康宜寿、守备刘伏振从中“曲为庇护,加以嘱贿”,加上县令许子尊又与他们勾结,狼狈为奸,致使一拖四年不能结案。河道总督周铨元、县令刘子章挺身主持正义。正要逮捕凶犯时,王荆州忽然发狂,大叫着供述了他与王习武逼奸杀人经过,还惊恐地说:“天杀我!”接着上吊自杀。王习武被擒拿公堂,看到已无人救助,只好全部招认。于是巡抚都御史上奏朝廷,为张氏修建贞烈牌坊,将王习武处决。案情几经反复,家人逐渐失去信心。“而烈妇英灵不死,风雨晦冥,家人恍惚若见出没,或时闻其叹息声。昏夜,无形无声,与家人述其遇害事甚悉,且言贼终心正法。”或许有知情人密告,然而不敢出庭作证,假借鬼神说事。或许也是知情人害怕报复,暗中打个哑谜给谢小娥,让她自己捉摸,不是没有可能。她不想连累他人,假托父亲送梦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(二)
从上看来,《谢小娥传》与一般虚构而成的小说明显不同,它是一篇记实人物传记。因为所涉及的人和事,包括时间、地点,大多是实有其事,故《新唐书》即据本篇,采入《列女传》。
唐李昉《太平广记》将其收入在卷四百六十七之中。
唐李复言将《谢小娥传》更名为《尼妙寂》收集在其《续玄怪录》。即续牛僧孺的《玄怪录》(宋人改称《幽怪录》)。李复言,名谅,以字行,陇西(今属甘肃)人。唐顺宗时,王叔文曾荐其为谏官,推许甚至(见柳宗元《为王户部荐李谅表》),元和时,任彭城令,后历任苏州刺史、汝州刺史、泗州刺史等职。与白居易友善,有诗倡和。著有《纂异》一部,《续玄怪录》。
宋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卷三四《江南西路·临江军·人物》:“谢小娥,父自广州部金银纲要,携家入京,舟过萧滩遇盗,全家遇害。小娥溺水不死,行乞于市。后庸于盐商李氏族家,见其所用酒器皆其父物,悟向盗乃李也。心衔之,乃置刀藏之。一夕李生置酒,举室酣醉,娥尽杀其家人而闻于官僚。事闻诸朝,特命以官,娥不愿意,曰:‘已报父仇,他无所事,求小庵修道。’朝廷乃建尼寺,使居之。今金池坊尼寺是也。”
明凌濛初《初刻拍案惊奇》之卷十九《李公佐巧解梦中言,谢小娥智擒船上盗》则将谢小娥介绍给了广大小说读者。
明王夫之还改编成《龙舟会杂剧》,通过戏剧舞台将谢小娥介绍给了广大观众。
以上所有的作家,均以儒家的封建道德礼教为本。因深受佛教思想的影响,自然而然地将谢小娥的事迹进行加以表扬。谢小娥的志行一经表扬,就广泛地流传当世,后世更广,而对后世文学的影响更深。  
《谢小娥传》内容丰富翔实,作者又以第一人身置身于其中,他以自己耳闻目见,让故事更加生动感人。其主题思想是突出谢小娥的刻苦、刚强、机智而勇敢,表扬其为父亲、丈夫复仇杀贼后,却坚苦卓绝潜修的志行与义烈的精神。
作者的佛教和儒家思想都很浓厚,这也正是作者的人生观的反映。作者以儒家的思想为观点,宣扬封建道德、礼教。
谢小娥所表现的“贞孝”,并不同于封建社会中的“愚孝”,也不同于地“不事二天”或“终身守寡”的“节妇”。谢小娥的父亲、丈夫被杀,自己又身受重伤。当她得知道仇人的姓名后,牢记在心,女扮男装,伦为佣工,深入魔窟,与狼共舞,取得信任,男女杂居,天衣无缝,不仅表现了她的机智、镇定、慎密,也表现了她的勇敢。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她却做到了不急于求成,而是伺机而行,周密布置,有序实施,一举成功。其机智、沉着、勇敢等个性与品质,表现得琳漓尽致。作品描写栩栩如生,十分传神。
(三)
李公佐 ( 770——850 ),字顿蒙,陇西人,唐贞元举进士,生于唐代宗大历初年,喜采集怪异故事,二十多岁即已热心于传奇小说创作。不久考中进士,由于仕途蹭蹬,使他心灰意冷,不求仕进,便开始了足有三十余年的游历生活。先后到过烟水微茫、竹林幽翳的潇水、湘水,访问过名城苏州,也曾泛舟于烟波浩渺的太湖……。游历生活使他饱历了人世的艰险,广泛接触了唐代社会,大大地丰富了创作素材。此问他结交的文人中有白居易、白行简兄弟,并常与他们商榷创作体会。
在游历期间,李公佐也曾试图打开仕进之路。他于唐宪宗元和六年 ( 811 ) 夏五月,曾任江南西道节度使于下的“从事”,并奉命自南昌去过一次首都长安。但不知何故,第三年就被解除“从事”之职。于是李公佐到南京居住,一直住了五年。他又于元和十三年(818)到京城长安寻求仕途, 但依然没有收获。直到会昌元年(841),李德裕当上了宰相,李公佐才重返政坛,被任命为扬州“录事参军”。但大中元年)847),唐宣宗即位 , 在当时的“牛李党争”中,“牛党”得势,“李党”一派人物非贬即革,纷纷远离官场,李公佐受到牵连,被罗织“曲附权臣”李德裕、李绅等罪名,于宣宗大中二年(848)被罢官为民,忧郁成疾,于大中四年 ( 850 ) 病逝。今存《南柯太守传》、《谢小娥传》、《庐江冯媪传》、《古岳渎经》(一名《李汤》)四篇。《全唐文》录其文一篇,即《谢小娥传》(见《太平广记》四百九十一卷)。又《直斋书录解题》“杂史类”著录《建中河朔记》六卷,今不传。与白行简有交往,曾怂恿白行简作《李娃传》。
贞元十三年(797),李公佐泛潇湘苍梧,遇征南从事弘农杨衡,谈及永泰(765766)中在李汤任楚州刺史时,有渔人于龟山深夜钓得白色怪兽,状若猿猴。
杨衡,字仲师,吴兴人,天宝(742)间,避地至江西,与符载、李群、李渤(全唐诗作符载、崔群、宋济。此从唐才子传)等同隐庐山,结草堂于五老峰下,号“山中四友”。
元和年间(806),李公佐任江南西道观察使判官,即所谓“江西从事”。
元和八年(813)春,李公佐因事罢江西从事一职,乘舟东下,淹泊建业(南京),在瓦官寺僧人齐物处认识谢小娥,为其解惑,后淹留于上元、常州、苏州一带。
元和八年(813)冬,李公佐自常州饯送给事中孟简至朱方,时廉使薛苹馆待礼备,复说白色怪兽之事。
孟简(?—823),字几道,德州平昌(今山东德平)人,祖籍汝州梁县,后寓居吴中,为吴中人所称美(李观《贻先辈孟简书》)。举进士宏辞连中。元和(806)中,官至太子宾客,分司东都。尤工诗,善行书,元和十一年(816),书梁庚层吾撰唐经禹庙诗。
薛苹,河东宝鼎人。少以吏事进,累官至长安令,拜虢州刺史。朝廷以尤课擢为湖南观察使,又迁浙江东道观察使,以理行迁浙江西道观察使。廉风俗,守法度,人甚安之。理身俭薄,尝衣一绿袍,十余年不易,因加赐朱绂,然后解去。历三镇,凡十余年,家无声乐,俸禄悉以散诸亲族故人子弟。除左散骑常侍致仕。时有年过悬车而不知止者,唯苹年至而无疾请告,角巾东洛,时甚高之。卒,年七十四,赠工部尚书。
元和九年(814)春,李公佐访古东吴,从太守元锡泛洞庭、登包山,宿道者周焦君庐。入灵洞,探仙书。于石穴间得古《岳渎经》第八卷,文字古奇,编次蠢毁,不能解。
元锡,字君贶,河南人,工书,元和十年(815),官福州刺史时,尝书韩愈所撰衢州徐偃王庙碑。集古录、广川书跋并作徐放书。
元和十三年(818)夏,李公佐应召,始归长安。
会昌(841)初,李公佐任扬州录事参军。
大中二年(848)二月,李公佐因吴湘案丢官。
据《旧唐书》宣宗本纪载,二月御史台奏:据三司审问吴湘一案,谨慎出具逐个人罪状如后:扬州都虞侯卢行立、刘群,于会昌二年(842)一月十四日,在阿颜(青州牙推衢州颜悦之女)家中喝酒,与阿颜的母亲阿焦(出身士族)同桌而坐,刘群自已想收阿颜为妻,妄称是监军使批准的,要阿颜呈献,不得另嫁他人,还擅自派人监守。
其时阿焦于是与江都县尉吴湘秘密约定,嫁阿颜与吴湘。刘群与押军牙官李克勋立即阻栏不得,于是让江都百姓论论吴湘拿取和收受,节度使李绅追捕吴湘下狱,计算赃物处死。出具案状对皇帝陈述意见并加以说明。
朝廷怀疑其中会有冤情,于是派御史崔元藻前往扬州查究审问,据称吴湘虽有拿取和收受,但是罪不至死。李德裕结党阿附的李绅,乃贬崔元藻到岭南,调淮南元推官申理文字案情,判断吴湘处死。今根据三司使追问崔元藻以及淮南元推判官魏铏并相关连的人供状,淮南都虞候刘群、元推判官魏铏,典史(主管的官吏)孙贞、高利、钱倚、黄嵩,江都县典吏沈颁、陈宰,节度押牙白沙、镇遏使傅义、左都虞候卢行立、天长县令张弘思,部曲(隋唐时期指介于奴婢与良人之间属于贱口的社会阶层)张洙清、陈回,右厢子城巡李行璠、典臣、金弘举,送吴湘妻女至澧州,取受钱物人潘宰、前扬州录事参军李公佐、元推官元寿、吴珙、翁恭、太子少保分司李德裕、西川节度使李回、桂管观察使郑亚等,俯伏等候敕令圣旨。
当月,敕令下:李回、郑亚、元寿、魏铏已从别的敕令给予处分。李绅起端此因冤屈而上告,根本理由不真实,今已身死,无法加刑。粗略杜塞众人情绪,量其行为剥夺,宜追夺三任职官告身(委任状),送刑部注销毁除。其子孙稽考于经书义理,处罚不应株连后嗣,一并释放。
李德裕在先朝委以重大权利,不进行杜绝其结党庇护,致使制造冤枉苦难,直到现在,职掌在你之由,能无可恨可叹!昨根据白敏中党徒李威的检举,已经被远窜贬职(为太子少保,分司东都)。俯身顾全事理,特此从宽处理,宜准于去年的敕令进行处分。
“张弘思、李公佐,卑吏守官,制不由己,不能守正,曲附权臣,各削两任官。崔元藻曾受无辜之贬,合从洗雪之条,委中书门下商量处分。李恪详验款状,蠹害最深,以其多时,须议减等,委京兆府决脊杖十五,配流天德。”
李克勋想收阿颜,决杖二十,发配流放硖州。刘群据其供状,符合决议酷刑,曾效命职官,不欲判决脊杖,决击臀杖五十,发配流放岳州。其他如卢行立以及诸多典吏,委托三司使量罪科释放,事讫要闻上奏。《全唐文》卷八十一“科吴湘狱敕”也载有此事。
“吴湘案”,是唐朝李德裕、牛僧儒朋党之争所兴起的大案。李绅与李德裕一党,不按法律程序办案,酿成自己死后追回三任官告。
江都县尉吴湘,为翰林院学士吴武陵的侄子,死后,由江都令张弘思派船监送吴湘妻阿颜及其儿女到澧州。吴湘的哥哥吴汝纳,进士出身,于唐武宗会昌年间,为河南府永宁县县尉,他为弟弟冤案不平,上诉朝廷。吴武陵为柳宗元的挚友。大中年间,李商隐曾经四过澧州,第一次随郑亚赴桂林上任。大中二年春,郑亚伏候敕旨,幕府解散,李商隐奉使澧州,去找蔡京和吴湘妻阿颜,以了解吴湘案情,是为了为桂管观察使郑亚洗冤。当时蔡京任察御史,曾受命复按江都尉吴湘盗用江都县程粮钱一事,尚能秉公执法,结果也于宣宗大中二年(848)因此事,贬澧州司马。
(四)
据欧阳修、宋祁《新唐书》列传第一百三十列女载:“段居贞妻谢,字小娥,洪州豫章人。居贞本历阳侠少年,重气决,娶岁馀,与谢父同贾江湖上,并为盗所杀。小娥赴江流,伤脑折足,人救以免。转侧丐食至上元,梦父及夫告所杀主名,离析其文为十二言,持问内外姻,莫能晓。陇西李公佐隐占得其意,曰:“杀若父者必申兰,若夫必申春,试以是求之。”小娥泣谢。诸申,乃名盗亡命者也。小娥诡服为男子,与佣保杂。物色岁馀,得兰於江州,春於独树浦。兰与春,从兄弟也。小娥托佣兰家,日以护信自效,兰寖倚之,虽包苴无不委。小娥见所盗段、谢服用故在,益知所梦不疑。出入二箕,伺其便。它日兰尽集群偷酾酒,兰与春醉,卧庐。小娥闭户,拔佩刀斩兰首,因大呼捕贼。乡人墙救,禽春,得赃千万,其党数十,小娥悉疏其人上之官,皆抵死,乃始自言状。刺史张锡嘉其烈,白观察使,使不为请。还豫章,人争聘之,不许。祝发事浮屠道,垢衣粝饭终身。”
注释:
气决,谓果敢而有魄力。转侧,指移换方位;指转徙。离析,分析;辩析。内外姻,内姻与外姻。内姻,女眷方面的姻亲。外姻,由婚姻关系而结成的亲戚。隐占,隐藏;潜伏。从兄弟,分为两种:一种是从祖兄弟;一种是从父兄弟。同曾祖父,不同祖父的兄弟称为从祖兄弟;同祖父,不同父亲的兄弟称为从父兄弟。寖,终于;古同“浸”,浸渍。古同“寝”,睡眠。包苴,借指贿赂或馈赠。箕,箕裘,簸箕与鼓风的皮囊,借指祖先的事业与遗产。酾,有“滤酒、 斟酒、疏导,分流”之意。庐,特指田中看守庄稼的小屋。墙救,围成一堵墙一样来救援。禽,同擒。悉,尽。疏,疏举(逐条列举);疏记(分条记载);疏条(逐条陈述)。祝发,断发。指中原以外地区少数民族的习俗和装束;削发出家为僧尼。浮屠,佛陀。粝饭糙米饭。
译文:
段居贞之妻姓谢,字小娥,洪州豫章人。段居贞本是历阳游侠少年,注重果敢和魄力。娶妻才一年多,与谢小娥的父亲一同从商在江湖上,一并为强盗所杀。谢小娥赴水江流,伤了头折了脚,被人救起幸免于难。转徒讨饭到上元,梦见父亲及丈夫告诉所杀凶手的姓名,分析其话为十二个字,拿出请教内外姻亲,均不能知晓。陇西李公佐深入思索其意,说:“杀你父者必叫申兰,杀你夫必叫申春,试试以此探索他们。”谢小娥哭泣拜谢。诸位姓申的,乃是名盗亡命之徒。谢小娥伪装为男子,与佣工杂处。寻找一年多,获得申兰于江州,申春于独树浦。申兰与申春,是一对堂兄弟。谢小娥受雇为佣在申兰家,每日以看护取信自我效命,申兰终于倚重她,虽贿赂或馈赠无不委托。谢小娥见所盗来的段、谢两家的衣服用具故物俱在,越发相信所梦是实不疑。早晚出入,伺候其机会。有一天申兰全部招集群贼喝酒,申兰与申春喝醉了,睡在屋里。谢小娥关门闭户,拔出佩刀斩下申兰的头颅,因而大呼捉贼。乡中人象围成一堵墙一样前来救援,擒住申春,得赃物上千万,其贼党数十人,谢小娥分别记述其人上告其官,全部抵命受死,乃开始自诉供状。刺史张锡嘉奖其壮烈,上告观察使,观察使不为请求表彰。回到豫章,人们争相聘之,她均不答应。削发为尼事遁入空门,穿百衲衣吃糙米饭以了终身。
《新唐书》的记载大体相同,略有出入。如刺史请求一表彰,是观察使没有申报朝廷。同时虽为正史也难免出现错误和纰漏,如刺史并不是张锡。
唐代刺史称谓,有两次变化。武德元年(616),太守改称刺史,天宝元年(742),刺史复称太守。《旧唐书》称江州为中州,而《新唐书》则已称江州为上州。据《旧唐书》载:“江州中隋九江郡。武德四年,平林士弘,置江州,领湓城、浔阳、彭泽三县……浔阳州所理。”据《新唐书》载:“江州浔阳郡,上。本九江郡,天宝元年(742)更名。……县三:有湖口、湓城二戍。浔阳。”“(上州)刺史一人,从三品,职同牧尹;别驾一人,从四品下。武德元年,改太守曰刺史,加使持节,丞曰别驾。十年,改雍州别驾曰长史。高宗即位,改别驾皆为长史。上元二年,诸州复置别驾,以诸王子为之。永隆元年省,永淳元年复置。景云二年,始参用庶姓。天宝元年,改刺史曰太守。”
谢小娥的事迹惊天地,泣鬼神!,说她是女中豪杰,巾帼英雄也罢,说她是孤胆勇士,一代女侠也罢,都不过份。只是由于她身上蒙上的神秘色彩太重,一直让人觉得她生活在虚幻之中,尽管正史有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8-12 10:35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分享. 果然女中豪杰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